From the Frontlines of Italy: A Follow-Up Talk with Emergency Physician Enrico Storti

March 23, 2020

Enrico Storti 医生是 Maggiore 医院(位于意大利米兰附近的 Lodi) 急诊科的麻醉和 ICU 主任/单位协调员。Lodi 受到 COVID-19 大流行的极大影响,Storti 医生正奋战于一线,治疗患者并帮助控制疫情。

3 月 17 日,Fujifilm Sonosite 首席医疗官 Diku Mandavia,M.D. 对 Storti 医生进行采访,以更好地了解意大利的临床情况。此次采访可以在 Sonosite 的 COVID-19 资源页找到,或者您可以阅读完整的采访记录文稿。除了此次采访,我们还向 Storti 医生询问了几个后续问题以及他对社区可以怎样帮助当地医院的建议。

整个危机期间,意大利人民情况怎样?

一开始的时候,人们被告知疫情并没有那么重要,也没有那么重要,中国离意大利很遥远,等等。当我与政客和其他更大的医院交流时,我报告了这里的情况。一开始,他们并不相信我,因为情况太严重了。情况真的太严重了,我的话让他们难以置信。

然而他们最终还是派人来查看这里到底情况怎样。他们派来的人是我的一个朋友,一位 ICU 专家。我带他看了急诊科、观察病房、其他医院病房和我的 ICU。我们回到我们的 CO 和记者中,他接见了我们医院所有的关键决策者。他开始哭了。他是,相信我……他和我一样 55 岁,他是一个绝对有能力的专家,他告诉我,“我一生中从未见到过这样的情况。在意大利发生这样的情况真的是令人难以置信。”

从那时起,报告被提交给了我们所在地区(伦巴第)的关键决策者和罗马的政客们。到那时,情况已被清楚地描述。感染的真实数量与日俱增。意大利人民改变了他们的响应速度。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正处于一种战争状态中。没有人可以出门,所有学校和酒吧都完全关闭了。

意大利人民现在正在尽力而为。他们确实在进行全力配合,所以相信我,昨天和今天早上米兰的大街小巷完全是空无一人。没有车,我去医院的路上什么也没有。所以我想现在大家应该都很清楚我们目前面临的严峻情况。

除了单纯的财政援助,政府和医院的管理者采取其他怎样的方式帮助你们应对此次危机呢?

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因为最后他们清楚地认识到,这对我们国家很重要,对欧洲很重要,对世界也很重要。因此,很明显,应对此次疫情我们需要投入巨量的资源。同样,我想表达的是,意大利的每个人都清楚地知道,此次疫情将给我们真正带来怎样的影响,不管是对我们的经济、对我们的医院还是对我们的医疗系统。

但诚恳地说,我认为在意大利,政府对医生和流行病学家,对参与这一工作组的每个人的工作均提供全面的支持。所以现在,我们申请物资的流程并不复杂,而且也很容易获得合适的支持。

在最开始的三、四个星期的时候,本可以采取哪些措施使现在情况变得更好?

从一开始,所有医生都清楚地了解到他们面临的是一种完全未知的情况。我想我们所有的医生或多或少都立即意识到我们应该做出一些调整来应对这种情况。例如,我们现在有一个心脏病专家在急诊科帮忙,外科医生现在已经完全暂停了择期手术——不仅在我的医院,在整个意大利都是这样。比如外科医生,与他们平日工作不同的是,他们正在急诊科帮助照护所有类型的患者。他们清楚地认识到,现在医生就是全科医生——而不再区分具体是心脏病医生、重症监护医生还是神经科医生。

例如,我们仅有250张左右的床位可供给检测阳性的患者——而这些床位并不是 ICU 或观察病床。 我们从头开始重建了这些新的区域,之前根本没有这些。我们召集了所有可用医生来照护这些患者。我们不再区分到底是骨科医生,还是心脏病医生,还是外科医生,还是心血管外科医生。谁能帮上忙,我们就会安排谁值班。护士的情况也如此。我们有来自肾病科的护士现在正在 ICU 工作。只要能帮上忙的,都在现场工作。他们都奋战在一线。

医疗卫生行业以外的普通人能做些什么来支持他们当地的医院?

我认为,现在重要的是,他们能够保证一直待在家里。因为待在家中是减少冠状病毒传播的唯一途径。在意大利所有人都在讲这个。每个人,包括政府、工厂、学校、教师、演员等,都在通过告知其他人待在家中来为抗击疫情作出贡献。

就在这次通话之前,我在意大利军队的帮助下录制了一个小视频。在这个视频中,一个陆军中尉和我说,“我们正在这里拼尽全力。我们正在这里坚持抗争。我们的军队和医院医生正在联手共同抗击疫情。如果你想帮忙,你想为抗击疫情做贡献,让我们的工作负担有所减轻,请务必待在家中。”

还有很多人匿名、自发地给予资金支持。而这也是另一种做贡献方式。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通过待在家中阻止病毒的爆发。

这是非常合理的建议。我想美国人也开始意识到这一点了。

不仅美国是这样。两天前,我与英国重症监护协会举行了一次电话会议。我是唯一的外国演讲者。当时有医生表示非常担心接下来的疫情发展情况。但从政治家的角度来看,情况相当混乱。而我想传达的消息是,“请小心。如果我们的流行病学家预测的没有错的话,英国只比意大利有早10-15 天的先机。也就是说,英国有 10-15 天的时间来思考应该怎样应对。请利用这段时间来接受这种情况的严重性,并意识到这种情况很可能会在英国发生。而如果你们没有做好充分准备的话,英国的情况就会像意大利,像法国,或德国一样,变得一团糟。”

您一直在利用包括领英在内的社交媒体发文章。您对社交媒体在应对 COVID-19 疫情中所起的作用有什么想法吗?您有没有建议人们可以使用推特、领英、脸书或其他社交媒体做的事情?

我们都知道社交媒体可能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但也可能适得其反。所以我们要时刻注意选择参考社交媒体上的医学专家提供的消息。请避开没有头衔、没有职位、没有透明和适当信息发布的人。因此,社交媒体应该并且可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但是,我们应该小心谨慎地使用。如果你在社交媒体上写了一些东西,你必须对你写的内容或录制的内容负责。

您有其他想要分享的想法吗?

我个人的愚见,而且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当发生某种大规模伤亡事件时,就像我们现在的情况一样,我们必须重塑我们的工作方式,必须做出一些改变和调整。超声在床旁是灵活的,也是有价值的,不仅对于诊断,而且针对患者监测。而这是当你在床旁检测方面有超声背景时的另一件重要事情。它能非常有效地改变你的工作方式。因为在这里,我看到很多人正是因为他们有超声,才能做很多不同的事情。所以,正如您提到的,当有一台超声仪时,重塑你的工作内容就非常容易了。而超声是做这件事的完美工具。这就是我想传达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