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CUS 人物简介:T.V.S. Gopal 医生

June 19, 2019

T.V.S. Gopal 医生是印度海得拉巴护理医院麻醉科主任和医学副主管,他行医已有 30 多年。在最近的采访中,Gopal 医生介绍了 POCUS 如何改变了麻醉学的工艺以及他使用超声设备的众多场景

您何时开始使用超声波设备?

我从 2006 年开始涉足超声引导局部麻醉,当时我参加了新加坡陈笃生医院蛇牌学院开展的第二届“高级局部麻醉与超声引导外周神经阻滞”课程。我立即意识到这种新兴技术必将提升麻醉行业,并且必须通过协同教学将其优势传播给全印度的麻醉师。我非常骄傲地说,借助 Sonosite 的坚定支持,我们已经开展了多次超声设备实践讲习班,提高了麻醉行业利用超声设备进行床边检查的意识。

在床边麻醉中您认为超声系统最有用的地方是什么?

顾名思义,可以根据需要将超声机带到患者身边,而不是将患者带到超声机旁边。从笨重的拖车式机器转变为紧凑的轻量型机器,增加了非放射科医生对超声技术的接受度。超声机的系统快速启动、抗病毒入侵能力、不易卡住的流畅图像帧率,以及简单的用户控制等特性都让其脱颖而出。随着技术的进步,图像的分辨率也快速提高。 能够存档、获取和发送图像和视频短片,有助于查看进度,同时推动图像的再现。

麻醉师对于超声技术是外行,熟悉超声物理学、图像解读和“仪器按钮”对于提高机器的最佳利用率至关重要。

POCUS 系统如何改变了您的麻醉实践?

POCUS 系统进一步验证了“眼见为实”这句箴言。 尽管掌握该技术存在一条学习曲线,但能够在徙前术针过程中看到神经结构和周边的解剖结构,再加上实时运动过程中局部麻醉剂的沉积,导致神经阻滞术发生模式变化。

由于能够在 OR 和 ICU 中使用超声机,该技术能够用于更新的阻滞、动脉和静脉通路、对神经外科患者进行视神经鞘直径评估,进行经心廓的超声心动图检查,以及基本的肺部超声,从而快速识别所有病理。

您是否认为局部麻醉中的超声引导比传统方法更精确、更高效?

毫无疑问,是的!实时运动的可视化本身就能够提供更高的精确度、安全性以及患者和医生的接受度。穿针的数量更少,因此可以将局部麻醉药注射量减少大约 50% 或更多。意外将药物注射到血管腔隙的机率几乎为零,同时实践证明,超声波是手术引导期间的有效辅助工具。神经阻滞变得更容易预测,更加可靠。即使对于轴索阻滞,对成人和产妇进行术前超声扫描都能增加最终用户的自信心。

目前,中心静脉盲通是一种已被遗忘的技术,我可以这样说,除了我所在部门的会诊医生,我的 DNB 学生也都相当擅长进行超声引导手术。“目测”经胸超声心动图和在超声可视化引导下的下腔静脉塌陷评估,有利于快速优化高风险手术患者的血液动力学参数。

POCUS 在置换神经周围导管方面效率如何,有何优势?

实现导管顶端的可视化,确保在神经或神经丛附近进行准确置换,同时提高术后麻醉的成功率和质量。利用超声设备进行定期检查,还能显示导管迁移(若有)的信息,在这种情况下,可能需要在超声引导下进行导管复位。

您认为 POCUS 在麻醉中支持哪些应用,以及与其关联的临床应用有哪些?

尽管我最开始是利用超声设备进行局部神经阻滞,但我很快意识到超声设备还可用于周围和中心静脉通路。目前,我们还能够借助超声引导,置换锁骨上和锁骨下静脉通路,并发症发生率极低。我还利用超声波对不确定是否处于禁食状态的术前病人进行动脉通路、气道和胃容积评估,对患有外伤性脑损伤的病人进行视神经鞘直径评估,以作为颅内压替代标记,评估下腔静脉的容量状态,基本经胸廓超声心动图,以及肺部超声检查。我们有时也会利用围手术期超声识别病变,在外周神经鞘瘤切除、深部脓肿引流和异物清除情况下,为外科医生提供辅助。

您是否同意利用超声引导治疗能够提高患者的安全性并减少患者的住院成本?

当然同意!TAVR 计划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所有静脉和动脉穿刺都只是在超声引导下完成的。目前,Sonosite 高分辨率便携式超声系统可用于我们的手术室综合环境中、急诊套间、导管室套间和内科重症监护室。借助床边超声设备,无需移动患者便可完成各种程序和检查,另外诊断和治疗程序实现极高的准确性,这都有助于提高患者的舒适度。

POCUS 系统在培训医生方面进展如何?

现代超声机的一个优势在于它能够存储图像和短片,供培训使用。超声引导程序的学习曲线,尤其是对超声基础知识的理解,以及受训老师的任期都显著缩短。我坚定地认为超声机是现代麻醉师日常工作中所使用的医疗设备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了解超声设备在麻醉学中的更多应用

建立能够增加价值的急性止痛药计划

医院继续减少阿片类药物处方量

POCUS 人物简介:Ilyas Tugtekin 医生(在西非进行 POCUS 教学的麻醉师)

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