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的医疗点超声顾虑

June 21, 2017

作者 Rich Fabian,FUJIFILM Sonosite 首席运营官

悉尼先驱晨报最近的一篇关于争取增加医疗点超声 (POCUS) 融资的文章引起了我的注意。最初我对该文章出现在那么引人注目的位置感到兴奋,但细读之后,我意识到所述的情况显然很让涉及其中的人沮丧。

该文章介绍了在澳大利亚医院的急诊科室中使用 POCUS 时,澳大利亚的医务人员和患者面临的三个问题。

 

专业医疗人员需要 POCUS 培训

摘自《悉尼先驱晨报》:

“如果因为当班的医生不知道如何操作而导致一种关键的医疗设备闲置在急诊科未使用,会是什么情况?这就是当医疗点超声 (POCUS) 本可让患者获得更快、更准确的护理而有些初级急诊医生却不知道如何使用这些设备时,很多医院面临的困境。”

POCUS 教育必须推广和持续。毕竟,POCUS 意为“医疗点超声”,表示超声设备部署在患者接受治疗的位置。这可以是医院病床中、平放在街上,也可以是在家中旁边可获得 EMT 的床上。由于提供护理的可以是各种专业医疗人员,因此医院需要在他们的 POCUS 用户的教育方法中保持一致。

我的意思是,每个可能使用 POCUS 的人都接受关于其使用方法的教育。这适用于外科医生和全科医生、护士和护师、护理人员和 EMT,以及可能需要诊断胸腔积液或气胸的任何其他人。
也许是因为我任职的是一家致力于开展教育作为建立品牌支柱基础的公司,但是我仍要不知足地强调这一点:为您的员工提供 POCUS 培训!并且,培训应持续进行。POCUS 就是挽救生命的技术,成本效益出色且为无创式,如果该系统状况良好,则使用起来相当直观。对于不能在所有具备条件的医疗机构中推广它的应用,让人深感自责。

 

POCUS 绝对不应保持拆解状态

“您已经将一大堆机器拆开...技术变化到了淘汰的临界点,但是我们没有经常性的资金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不得不承认,听到这些话时我我打了个寒颤。POCUS 机器根本不需要过度呵护,他们的制造规格能够承受相当多的滥用。但是如果拆解机器,不应让它长时间处于拆解状态 – 它应由制造商及时地修理。如果机器已经报废,制造商应接受折价方案,为其提供购买新型号的积分。

 

POCUS 应当扩展到创伤治疗室之外

《先驱晨报》的文章中讲到一个检查病例,一位 53 岁的妇女向急诊科报告自己腹部疼痛。虽然她提出了要求,但医生并未对她进行超声检查,只是给她开了治疗胃酸反流的药物后打发她回家。她可在另一个医疗设施进行超声检查,结果确诊为胆结石,其中一粒堵塞胆管并引起感染,需要通过手术取出。

我们都听过相关的恐怖故事,由于急诊科对危险情况疏于注意,后来导致一些患者病情恶化,有时甚至死亡。在这种情况下,患者的生命本没有直接危险。也就是说,如果立即对她进行超声检查,就可以帮助诊断她的问题。POCUS 可用于那么多的环境 – 不仅限于创伤治疗室,还包括急救护理的很多其他方面,例如肌肉骨骼问题、孕检和多模态疼痛护理程序(例如通过神经阻滞缓解髋部骨折产生的疼痛)。

《悉尼先驱晨报》报道,医生们正在大声呼吁更好地利用资金 – 可以说这非常重要 – 但是超声机供应商也应分担培训客户并提供急需的服务和售后支持的责任。如果这篇文章中描述的医院是我的客户(然而 – 他们实际上还不是),我会关心本公司在澳大利亚医疗体系中的传统。

POCUS 首要的作用是在医疗点为医疗保健提供商助力。POCUS 作为一种工具,让您能够获得有用的信息,借此显著地改善患者护理途径。当提供商能够带来高效、准确且符合成本效益的诊断时,每个人都是赢家。

我要承认,并非所有超声厂商都有兴趣广泛地培训用户 – 按照其定义,这不是大多数医疗设备制造商必须做出的承诺。也许我有偏见,因为我任职的公司在其基础性支柱中会统计对 POCUS 教育的付出。但就结果来看,无论是在美国的大型 IDN 还是澳大利亚的公立医院,只有当 POCUS 供应商充满热情地推广超声教育作为提供更加高效、准确的病人护理的手段时,才会发现医疗保障制度的最大价值。
 

对用户进行医疗点超声培训  

想要了解更多关于 POCUS 教育和培训的信息?访问我们的教育索引页面并从全系列 POCUS 教育材料中选择所需的内容,或更详细地了解我们面向专业医疗人员的超声培训和合作伙伴资源。 

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