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珠穆朗玛峰的POC超声

February 11, 2019

委婉地说,Luanne Freer 医生已经适应了这种不适。

Freer 医生是一名训练有素的急诊医生,她在华盛顿特区长大,担任 Medcor Inc 黄石国家公园的医学主管。当她不忙于她的全职工作,或者在没有自愿前往塞拉利昂埃博拉疫情爆发区拯救生命时,您可能会发现她在她创办的急诊诊所——珠穆朗玛峰大本营诊所 (Everest ER) 工作。

一年一度的登山季一般是在 4 月份到 5 月份,这段时间里,Freer 医生与尼泊尔和外国医生合作;在珠穆朗玛峰大本营的帐篷诊所为登山者、游客、夏尔巴人和当地村民提供医疗服务。这个诊所的资金来自捐款以及登山者支付的象征性费用。

山区医学专家学习如何发现和治疗与高原病相关的各种疾病,从头痛和恶心到肺水肿。他们有求必应,从固定骨折部位到治疗冻伤;Freer 医生甚至为寻求牙科护理的当地村民拔牙(使用普通钳子)。

对于 Luanne Freer 医生来说,在狭窄的环境中工作,用很少的医疗用品拯救生命为她提供了一个挖掘自己创造力的机会;她经常把自己的风格称为一种“麦格佛版”的紧急医疗。

Freer 医生原本并不打算最终在世界最高峰(也是最致命的山峰)的基地经营一家年度诊所。早在 2002 年,她在尼泊尔非政府组织喜马拉雅救援协会 (HRA) 做志愿者时发现,很多在尼泊尔登山探险的人员并没有配备受过训练的医务人员与之同行。

更糟糕的是,据悉,一些有医生或受过训练的医务人员随行的探险人员拒绝为寻求医疗救护的尼泊尔和拉伊当地民众提供帮助。

 

正如Oprah Magazine所解释的那样,“Freer 拥有在北落基山脉工作多年所积累的必要知识,她决心想办法为登山者和在珠穆朗玛峰工作的数百名尼泊尔人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

一年后,Freer 医生回到尼泊尔,开设了珠穆朗玛峰急诊室

在 2018 年登山季,Freer 医生通过 Sonosite 的超声系统临时租借计划借用了一台 iViz 医疗点超声波机。她介绍了在此期间发生的一个使用案例。

在刚刚过去的季节,我们有两名尼泊尔医生,来自加德满都的 Suvash Dawadi 医生和来自博卡拉的 Subarna Adhikari 医生。我们的主治医生是来自澳大利亚的 Brenton Joseph Systermans 医生。

在这个季节早些时候的一个傍晚,我们收到距离珠穆朗玛峰大本营较远的登山队用无线电发来的消息,他们的一个电影摄制组成员突然出现了严重的上腹部疼痛。

Sonosite 系统很容易和我们的“随行包”一起运送到他们的营地。

我们发现患者被放在他的帐篷里。由于语言翻译问题,我们与患者及其队友的沟通很困难,所以我们掺杂使用他们的母语尼泊尔语和英语,收集一些历史信息。

在使用静脉注射液、镇痛和胃部药物进行初步复苏后,我们能够使用 Sonosite 提供“帐篷内”(而不是床旁—我想这是真正的 POCUS!)辅助诊断。我们能够排除引起疼痛的重要病理,如渗漏的腹部主动脉动脉瘤、消化性溃疡穿孔或胆绞痛。

复苏后,我们召集了一个团队,在黑暗中将患者用担架抬回相距 800 米的诊所。我们继续连夜监视和并对他进行治疗。

幸运的是,他的病情有所好转,第二天早上就能走到直升机停机坪。在沟通和资源有限的困难情况下,使用 POCUS 让我们放心。

 

Fujifilm Sonosite 产品经过测试,可在恶劣的条件和环境下工作;但是,某些条件可能会超出设备的测定限值。如果您对产品功能有疑问,请咨询您当地的 Fujifilm Sonosite 代表。 

 

了解 Sonosite 超声的耐久性信息 

Sonosite 超声设备最初用于军事用途,所以战斗等级的耐久性是它必不可少的特性。这正是我们对其进行跌落、烘烤、摇晃以及极端条件测试的原因。这里举例说明我们的设备能够应对的一些情况。

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