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CUS 简介:Ilyas Tugtekin 博士

August 29, 2018

德国巴登-符腾堡 Ulm 大学医疗中心的顾问麻醉师 Ilyas Tugtekin 博士,前往加纳的库马西帮助为整个西非的医生建立了一个超声训练中心。 

在 Else Kröner-Fresenius 基金会 – 一个致力于支持医学研究和相关人道主义项目的非营利性组织 – 的资助下,一个由五名专家组成的小组,在加纳第二大医院、拥有 1000 张床位的 Komfo Anokye 教学医院 (KATH) 花了一周时间,向这家医院所在的库马西地区的临床医生传授超声引导技术,包括 POCUS 引导区域神经阻滞。在此新闻报道中,Ilyas Tugtekin 博士讨论了相关经验和计划。

区域神经阻滞非常适合从创伤外科到骨科的众多程序。区域阻滞可以作为非住院手术中的独立程序,也可结合全身麻醉实现术后疼痛缓解。超声引导对进行高效且有用的区域麻醉至关重要,我已经将这种技术应用在自己的创伤和骨科实践中超过 12 年,尤其是手部外科手术。

 

大约 12 年前,库马西的两名医生来到 Ulm 接受全身麻醉的专科训练,包括使用医疗点 (POC) 超声引导血管通路和区域阻滞。毫不意外,他们发现了回到加纳后在他们的医院里使用超声引导技术的巨大潜力。库马西本身是一个人口超过 200 万的大城市,有相当多的外伤病例(这是由于道路系统和工作条件较差)患者经常被亲属送往医院或搭出租车到医院。

超声引导的区域麻醉和血管通路对发展中国家的医生极其有益,可使程序变得更快、更安全,且恢复时间缩短,并发症减少。他们返回加纳后不久,我访问了 KATH 并举行了一个小讨论会作为起点。该地区的许多医生都深受鼓舞,但是缺乏实施这项技术的资源,因此我们与库马西的同行们一样,都渴望建立当地教学计划和超声引导程序中心。我们能够获得 EKFS 的支持,它慷慨地出资为 KATH 凯利购买两套强大的医疗点超声系统以及面向当地医生的培训课程。由五名专业培训师组成的团队 – 我本人、同样来自 Ulm 的 Wolfgang Stahl 博士和 Alexander Dinse 博士,来自德累斯顿大学的 Oliver Vicent 博士,以及奥地利 Landeskrankenhaus Feldkirch 的 Gernot Gorsewski 博士 – 在库马西花了一周时间完成了此课程。

本次培训座无虚席。有超过 30 名代表参见,他们不只来自于库马西,还有的来自加纳首都阿克拉和更远地区的医生,包括黎巴嫩、尼日利亚和喀麦隆。我们的课程中包含一些基本的超声引导程序,但侧重于区域神经阻滞和静脉通路,因为这些是最广泛适用的技术。课程设置为主要进行动手训练,而不仅仅是讲课,因此它的互动性非常强。代表们能够在讨论会中花时间熟悉如何使用仪器 – 自己在现场模型上找到神经并在体模上进行穿刺 – 然后,我们在课程结束时,跟他们一起在医院中进行了一些受到严密监控的神经阻滞和血管通路操作。

 

他们在课程中所学到的超声技术将在整个医院中大有用武之地。例如,有一位参加课程的医生对手部外科手术非常感兴趣,而区域麻醉可使他的许多患者几乎在手术后就立刻能够直接回家,需要的术后护理更少。培训班中还有几位急诊医生,对他们来说,超声引导血管通路极其有用;它更安全、更快、更有效,在一个医生太少而工作又极其繁忙的部门,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如果没有合适的 POC 超声系统,这些新获得的技能就没什么用处,因此我们非常高兴能够留下我们在 KATH 的课程中使的超声系统。医院需要强大且高度便携的仪器,以便于移动到医院的各个重要场所以及在急诊部门使用。这将会提高许多程序的效率,最终让那里的团队治疗更多患者。成功地完成此课程之后,我们已在希望明年回来继续进行。自从我在 2008 年第一次造访以来,该医院已经有了巨大的改善,特别是在急诊部门,他们现在能够使用 POC 超声技术进行 FAST 和肺部扫描以查找气胸;继续回来帮助他们学会更多使用诊断超声技术的程序将非常美妙。

加纳相当幸运,拥有该地区最好的医学院系统之一,KATH 目前有大约 200 名医科学生正在开始他们的培训;我和我的同事们期待着向下一代医生介绍这项技术的优势。

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