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培训

%语言翻译不适用于%label。
由于医学院校没有广泛地教授超声,临床医师常常不得不在混乱的急诊室或其他高压环境中匆忙地学习这项基本技术。Sonosite Institute 旨在解决这一问题。Sonosite Institute 支持 POCUS 用户随时随地学习超声技术、应用程序和最佳实践。 Sonosite Institute 提供在线课程、广泛的电子图书馆、网络研讨会和其他资源,使用户从紧张忙碌的临床环境转至轻松、组织良好的环境以自己的速度学习。这种补习教育反过来提高了临床医师在床旁或现场进行诊断性和手术性床旁超声应用的能力和信心。最重要的是,每次购买 Sonosite 超声设备,Sonosite Institute 都不收取额外费用。 Sonosite Institute 现提供 6 种语言 Sonosite Institute 现提供 英语 、 法语 、 德语 、 日语 、 西班牙语 和 中文版本。 增加语言版本之后,您可以全面直观地使用您喜欢的语言访问相同的课程材料。所有网络研讨会和视频均配有字幕,所有书面内容均提供译文。 Fujifilm Sonosite 邀请您探索 Sonosite Institute。如需了解更多关于超声波的专业知识,最大限度地利用 Sonosite 系统,请访问 https://www.sonosite.com/education/sonosite-institute 。[Read more]
FUJIFILM Sonosite,Inc 已宣布与 Partners HealthCare 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将人工智能应用到 POCUS 应用。两家公司将合作使用基于人工智能的模型,这将有助于临床医生诊断和提高护理质量。合作将通过 MGH&BWH 临床数据科学中心执行,并利用 Partners HealthCare 系统的广泛数据资产、计算基础设施和临床专业知识。 FUJIFILM Sonosite Inc. 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Rich Fabian 说:“我很自豪我们能够为客户提供人工智能增强技术,以扩大他们对超声设备的利用,提高他们能够提供的护理质量,同时节省我们的医疗系统用钱。” FUJIFILM Sonosite,Inc 的高级副总裁兼首席医疗官 Diku Mandavia 博士期待着合作关系所带来的创新。 “这次合作的重点是将人工智能嵌入便携式超声设备中,其目的是在二维图像解释方面提供帮助 - 自动化的类型将使我们能够增加这种关键技术的可及性,同时仍提供较高的诊断价值。” 在 POCUS 认证学院发布的 2019 年 5 月的一篇文章中, Victor Rao 博士表达了其 AI...[Read more]
在重症监护室 (ICU) 和术后使用阿片类药物很常见,即便是小手术后,患者也经常服用阿片类药物。虽然阿片类药物能有效缓解疼痛,但其副作用较多,包括呼吸抑制、镇咳、精神错乱、嗜睡、恶心、呕吐和可能成瘾,因此,单独依赖阿片类药物治疗风险极大。 ICU 临床医生正在考虑更有效的治疗方案,帮助患者缓解疼痛,同时最大程度降低风险。法国拉佩罗尼大学附属医院 (Lapeyronie University Hospital) 麻醉与重症医学科主任 Xavier Capdevila 医生 在 《ICU 管理与实践》(ICU Management and Practice) 上发表了一篇文章 ,概述了用多模式镇痛替代仅使用阿片类药物的设想。 多模式镇痛方法 在 ICU 使用多模式镇痛方法包括以下策略: 尽可能结合使用 NSAID(非甾体抗炎药)等非阿片类镇痛药与(低剂量)阿片类药物 规定阿片类药物的最低有效剂量,控制成瘾风险 先实施镇痛镇静或镇痛,再使用镇静剂 尽可能实施轻度镇静而非深度镇静 局部麻醉和硬膜外镇痛与镇痛镇静相结合 非阿片类药物 Capdevila 医生指出,在许多情况下,使用非阿片类药物对患者更有利。结合使用这些镇痛策略,临床医生就能减少阿片类药物的总剂量。减少剂量就能减轻副作用。因此,多模式镇痛可以缓解术后疼痛(Jin 和 Chung,2001 年)。 先镇痛,后镇静 多模式镇痛还减少了对镇静的总需求。ICU 中实施镇痛镇静(先镇痛后镇静)日益普遍。研究表明,如果给患者增加芬太尼用量并减少苯二氮卓类药物用量,或增加右美托咪啶用量并减少异丙酚用量,其镇静需求更低(Faust 等,2016...[Read more]
WCUME 2017 联合主席及 McGill 大学本科床边超声学教学主任 Peter Steinmetz 博士回答了关于医疗点超声 ( POCUS ) 的应用以及在世界各地确保其正确使用的问题。 您可以 在此收听对 Steinmetz 博士的音频采访 。 在此阅读我们关于 Steinmetz 博士的第一篇博文 。 为了在医学领域提高用户技能的一致性并推广 POCUS 的使用,全国和国际层面需要发生些什么? “一切始于作为基础的本科生医学教育 (UGME)。在此,需要就什么是医学生关键 POCUS 能力达成共识。还有为此工作的国际组织(医学教育超声学会,SUSME)。加拿大也有一个同样目标的组织。专业分科将培养他们自己在 UGME 以外的具体能力。这已经在较早采用医疗点超声的专业中实现,例如急诊医学。” 2017 年世界医学教育超声大会 (WCUME17) 如何帮助我们在提高技能和推广 POCUS 的使用方面取得进步? “WCUME 已经安排世界著名的国际主讲人和研究者分享他们关于医学教育素质的观点以及 POCUS 实践应用的相关性的尖端研究。除了这些抽象的分享和联系,我们还将通过全体会议和亲身实践的研讨会向...[Read more]
POCUS Profile: Dr. Torsten Müller
医疗点超声 (POCUS) 正在迅速地成为德国的急诊医学领域的决定性工具,救护车和急救医生车辆配备 POCUS 系统越来越加普遍。 Torsten Müller 博士是德国 Kassel 的救援服务医学负责人,监督目前运营 65 辆救护车和一架直升机以及六辆新近配备了 FUJIFILM Sonosite iViz 系统 的急救医生车的体系的入院前医护职能。 Müller 博士还在该地区的一家医院 Klinikum Kassel 担任兼职麻醉师。 Müller 博士与 Sonosite 一起讨论医疗点超声机必须具有的功能、他对超声教育的看法以及在他眼中医疗点超声未来的前景。 在您的院前经验中,便携式超声机最常用的用途有哪些? 基本上,无论在什么地点您都可以对几乎每一位患者进行超声检查,并获得其整体健康概要。我们 对车祸受害者进行快速的检查 。我们扫描腹部以了解有无自由流体或内出血。心脏检查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很多病人患有心血管疾病,因此我们需要能够迅速则有效地检查心脏和瓣膜的基本功能,并评估肺部以检查有无气胸、肺不张、肺水肿或胸腔积液。 在紧急情况下对超声系统的要求与医院放射科放在推车上的系统不同。Müller 博士告诉我们,传统超声设备与他和他的团队在现场使用的 POCUS 系统有五个最大差别: 我们需要能够装进袋中或背包的 POCUS 系统。显而易见,在紧急情况中我们无力推开巨大的推车以免发生车祸。 系统需要快速启动。在紧急情况下,我们等不起 5 分钟的时间。 超声系统必须简单易用 。我们必须将精力集中于患者的健康,因此我们不能摆弄高级设置或混淆指示。 机器必须足够坚固,这样才能承受经常发生撞击或偶尔坠落在地的环境。 超声换能器需要适合我们最常用的检查,例如 FAST 检查。 为 Kassel 救援服务工作的大多数急诊医生都是像 Müller 博士这样的麻醉师。他们在医院工作,其中一些人在医院中每天都要使用超声设备。 对于新人来说,是否很难学会使用便携式超声机所需的超声技能? 超声是一种最初需要进行一些练习的技术,但是通过扫描您看到的每位患者,您可以快速地积累经验。我的一些同事仍在学习,通过上课来熟悉这种技术及其优点。 便携式超声未来的前景如何? 我已经可以预见未来它能够为我们提供帮助的其他情况。 局部神经阻滞在紧急环境中可以替代静脉镇痛 。例如,在复位脱臼的肩关节时,您可以仅麻痹肩部神经。通过 IViz,您可以轻松地看到所有受影响的神经和血管。从现在起十年后,我预计像我们这样的所有急救车辆都将配备便携式超声系统。它为我们提供的信息如此重要 – 没有人会想错过。 通过超声教育提升您的扫描信心 我们与世界各地的临床医师教育工作者合作,制作专业特定的医疗点超声教育资源。 在我们的“教育”页面上查阅我们的所有教育资源 。 sonosite-whysonosite-education-image.png[Read more]